安靜的帥比

↑跳坑的人渣
柴米油盐酱醋茶。

你知道,你知道的——

你知道他爱你的。

-

有时候真不知道欧美那边语言风格开放是不是真的好。cap的那句“He loved you.”至今想一探究竟,到底是哪种lov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雪诺是万恶之源


我怕不是一个假的子博:

第一次击鼓传字结束了!!!
从七月到现在总算有了一次集体活动(……)感人至深
以下是参与人员表!!!顺序是随机的!!!
静子@安靜的帥比 
ssn@SSN 
白茶茶@白茶茶 
阿柒@源溯 
雅馨@林啊澈 
污忆@半面泪妆眷卿三世 
木菲@木菲 
月兮(月备钱) @梳骨寒の月兮 
鑫   @叁槿


图片是ssn制作的w感谢ssn,太可爱了。
以上就是这次活动的成果,汇报完毕。以后大概还会有其他活动……吧

卡纳波是托尼母亲原本的姓氏。


【霍玛】查拉几玫瑰祈祷着

*复健产物,极为短小。突然很想写这对。

*许久没看小野狗,设定忘记得七七八八。OOC在所难免,实在抱歉。

*以我的文笔和文学知识实在无法将这篇写好,还是表达不出自己想写的内容,惭愧。文风与人物搭配得奇奇怪怪……阅读请慎入。

*ooc,ooc,大写的OOC

 

2017.8.13

by静子

 

-

“她的裙角上洒落着零星的玫瑰花瓣,红艳欲滴,又摄人心魂。”

-

她一心为家族复兴,不辞辛苦,远渡大洋来到彼岸。摆出高傲的姿态,却深谙自己不过是个落魄的丧家之犬。那位冷血无情的牧师也曾不遗余力地嘲笑过她,她并不服气。

出发点是好的,能力却不够。你过于年轻了,大小姐。牧师的话不无道理,但她年少气盛,也未听进半句。倒是对这一本正经的男人更厌了几分。

如今她被贯穿血肉,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摘去夹在那本《圣经》中的玫瑰花。那是组合自远渡太平洋赶来横滨途中她悄悄放进去的。她离开亚特兰大*时花圃里的查拉几玫瑰*正是盛放之时,此去前路多艰,怕是再难归乡,难免连同着家族复兴的梦想与尸体一起风化于大洋那方。她不知不觉也心中泛柔起来,摘下了一朵玫瑰,事后又唾弃自己多愁善感。

她悄悄将花儿夹进牧师几乎不离手的《圣经》,儿时母亲总教她如何制作植物书签。

于是现在,牧师手执圣经,动作优雅地划开手腕的薄皮,用溢出的鲜血铸成了神圣的字句,《圣经》的书页在强劲的风中凌乱翻过,一节节,一章章,那藏在书页中的脆弱花朵仍然未见踪影。或是以前无数次战斗时早已弄丢;还是宽宏大量的牧师早扔弃了去,却不跟她追究?她无暇想更多,入眼的是一片青灰的天空。难道横滨总是这样么?亚特兰大的天就很蓝,蓝得彻底。

她甚至闭眼前都无法再看一眼家乡的天空,她多么渴望那片她热爱的土地啊。

-

“年轻时总会犯错,这位冲动小姐也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牧师捻着《圣经》的纸页坐在病床旁说,“愚蠢,她难道认为我会对她感激涕零?”

“我听见你念的《圣经》了。”老人说。

牧师的背影静止了好一会:“……维尔梅尔先生。‘人的爱不能超过主的爱。主爱永恒。*’”

老人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

“放松点,年轻人。”

老人离开了。牧师的目光停在手中的书册好一会儿,从暗兜里捏出干枯的鸢尾花,娴熟地卡进了书页的缝隙间。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扬,不做羞耻之事,不为自己谋利,不易发怒,不计较他人之恶,不喜不义,只喜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

米切尔!米切尔!

恍惚间有人在呼唤她灵魂的名字。米切尔,这个刻入她生命精粹的姓氏,这个她为之赴命的荣誉。

可她却疲于此。她开始思考牧师的大道理自己到底错过了哪些,或许她的家族本该没落,命运如此,不该抗拒。可她生性叛逆,永不屈服,行事雷厉风行,谁也阻碍不了她为她的目标不要命的奋斗。是的,他们都阻拦她,可她无所畏惧——

玛格丽特。

这道声音与之前的截然不同,威严中溶着温柔,就像寒风中披在她身上的皮袄。它并非来温暖她,也并非来指引她,只是任她在路上胡乱地撞,连滚带爬地摸索,但它固执地保护着她。

多日压在她眼皮上的重量终于消散了干净,她想可能是牧师为她祷告了,上帝才如此仁慈吧。她偷偷睁开眼睛,罅隙间先是挤入被阳光镀了金的白棉被,然后就窥见了安分躺在纸页之上的玫瑰。

 

-fin-

 

*亚特兰大:美国佐治亚州最大的城市,现实中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出生地。

*查拉几玫瑰:佐治亚州的州花。

*“人的爱……永恒。”:出自《圣经》。

*“爱是……凡事忍耐。”:同上,有改动。

*“爱是永不止息。”:同上上。

突然疯狂想写菲总和他老婆的young and beautiful,但明知是不可能的。没有足够的文笔功底,连了不起的盖茨比都未曾翻阅,我是没有资格的。
 
突然疯狂想写菲总和他老婆的young and beautiful,但是tan90°,这垃圾文笔功底,连了不起的盖茨比都没看过,写个屁。
 
最上面的那个越看越做作,无聊改了个下面的版本,其实那才是我心里话

曾一度觉得写文章与语c差不多,写文的语c起来更容易,但后来觉得差别还是大。文章不一定非要求修辞繁复精致,用简洁明了的语言就能表达出情感才是高境界。如此想来若放在语c了,未免就是太贫瘠的描写了。不熟语c圈,身边混语c的几人描写都是很复杂得类型,看得有点厌倦。但并非他们语言不好,大概是我自身没有欣赏的态度。总之写文和语c到底还是不同。我大概还是喜欢简洁却有张力的文字。


福华圈眼睛太太毕业了。她写了五年福华了。很难过。我为什么总是偏偏要赶上船友辞别的时候。


想去日本,买周边;想去洛杉矶,亲去见他;想去伦敦,看他们,看贝克街221B,看神夏拍摄地点;想去很多地方,玩,感悟人生。

不太可能。

先不说经济方面问题,跟在想去xx地方后面的愿望多数是不太可能的。看了一篇短文章,突然非常想飞去洛杉矶就为了撞见RDJ,但是作为游客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很惆怅。也知道只是一时冲动和心血来潮。我并非一个狂热粉,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我也明白日后我真的有朝一日有能力去洛杉矶生活了,我可能也已经不粉他了。可是如今还粉着RDJ的我是如此骄傲。他为什么会是这么好的人呢?即使日后我不粉了,我也仍然为曾经粉过他而骄傲自豪。

-

我吃主cp换着的频率是一年,我记得。佐鸣是初一开始,后来初二末入双黑,想来也挺久,初三末入福华,然后盾铁。每个cp都会有一段不想吃粮的冷淡期然后趁机入新cp,噢但是福华盾铁不一样,在我还福华狂热期时又入了盾铁然后扎进去了,(划掉)啧(划掉)。当然这不代表我不吃以前的cp了,我的狂热期很迷,对着旧cp不知道多久会爆发一次,目前很少。只有佐鸣有几次爆发很小很短的狂热期。

想来对佐鸣我也忠心耿耿(什么玩意),位置永远都排第一,鸣宝也是。

还有我真的要怀疑自己是受控了。每个吃的主cp我都厨受。


越是亲近的关系越难以变成爱情

(如此一想若即若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斯内普西弗勒斯:Always.

BBC夏洛克福尔摩斯:Always.

大福夏洛克福尔摩斯:Are you happy?

钢铁侠托尼斯塔克:So was I.
 
我记得HP最虐我的地方就是死亡圣器里哈利看教授记忆那段,哭得稀里哗啦,看到教授的守护神那里简直瞬间泪目。他对莉莉爱得那么深,他的幸福是他在一双和莉莉一模一样的眼睛下逝去了。

神夏,思前想后最虐的地方是哪里。其实都很jb虐,很多人带会说是跳楼那边,我说不好。都很难过。约翰请求夏洛克给他一个奇迹,他做到了。约翰袒露自己的请求时,本尼演的那个表情很难以言喻。微笑?又悲伤。他说:I heard you.他也说过:You.It's always you.

大福。身为福华党和RDJ迷妹,看大福我的粉丝滤镜简直有好几倍厚。最虐的是大福问华生:Are you happy?当时他们在阻止莫里亚蒂一党,大福问,你快乐吗?是不是比和玛丽去布莱顿度蜜月开心?华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没想到之后他就一直没机会回答了。即使知道大福其实还活着,坠崖那边还是看得很心碎。大福表面上是福→→→华,结果看到福尔摩斯坠崖时的华生,大家猜会发现,原来也是福华。坠落时RDJ那个脸部特写特别好看,大眼怪睫毛特别长,我先舔舔。

其实还想说盾铁的。昨晚看一个盾铁文实在太震撼了,正剧向,作者简直神了。但是盾铁思来想去没想到很戳心的台词。于是还是放这三个专场吧。
 
我来打脸了,现在是2017.8.7,这篇说几天前发的,我补充一下盾铁的。
 
看队三相当心疼铁人。当时还没完全入坑,半只脚在坑里,不算非常厨。但队三看到了他们纠结的感情,看得我浑身发冷(没有夸张,我当时手脚冰凉)。越虐越爱,伤之切爱之深。然后就踏入盾铁大坑。美队说:He is my friend.而铁罐的表情太让我难过了,他用放弃的、有点难以置信的、悲伤的但坚强的表情,说:So was I.我曾经也是。Cap,难道你忘了吗?队三到后面简直ooc出屎,cap简直在一味包容Bucky,而Bucky居然不道歉还打铁罐,难以置信。我很像问问你们脸皮怎么那么厚??可是我喜欢这俩角色,这不是cap和Bucky的锅,我只想问候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