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帥比

↑跳坑的人渣,严重cp洁癖。
柴米油盐酱醋茶。

晚自习回来后,在家附近总会看见一个买卖小食的人,推车的玻璃板上贴着一个大大的红底黄字的“粥”。后来又有一次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看到了那人在前面卖力地骑着车,跟我方向同路。这几天没看到他了,不过之前我发现他也有在学校附近卖小食。

今天骑车回家时看到一个年迈的老太太,挎着一个沉重的又脏脏的白布包,手里攥着几束单只的玫瑰花,和花束的装饰用品。后来就一直目送她走向餐馆区了。

今天自行车座椅坏了,很倒霉,差点迟到,脚蹬得很酸,腿部和背部肌肉特别酸疼。

本不该这么消沉的。


佐鸣:思念之人所在在之处便是归处。/“鸣人他浑身上下都是弱点。”/“佐助,我觉得博人很像你,不是吗。”

双黑:我们见证过彼此最黑恶狠戾的年月。/“你叛逃那天,我高兴地开了瓶98年的柏图斯。”/“交给我吧,搭档。”

福华:这是关于221B的男孩们的故事,从起点至重点弯弯绕绕,物是人非。/“Sherlock,我请求你给过我一个奇迹,那就是不要死。现在,我请求你再给我一个。”/“John。”

盾铁:He loved you./“He is my friend.”/“So was I.”

舒服的线条和透视看起来永远都是舒服的,然而我永远都不行


他想,那么在他午夜无数次的辗转反侧就是他梦里数不清的迷失,他句句低声的呢喃就是梦中绝望的求救。拜托,行行好,谁都可以,求你们——求你们仁慈点。

只要他稍稍偏离行道,左转或是右望,他能看见罗迪无力的双腿,彼得虚弱躺在地上的身影,和写字桌上安安静静躺着的翻盖电话。

小辣椒受到惊吓的喘息,罗迪的138次作战,Friday的那句Boss。

最后一切会汇聚成前方吵闹的一团白光——他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但他知道,一旦他穿过,有去无回。而那个世界听起来热闹又繁杂,他渴望,且惧怕。


“Tony。”

“Anthony Edward Stark。”

“Wake up。”


“Steve。”


对虫和铁的相关cp日益觉得雷,堪比dd……emm

感觉盾【】铁【】虫,盾【】虫【】铁的等等tag,简直是对superfamily设定的一种嘲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真的有点好笑(你

某太太的贱虫【】铁大三角,看着的时候都非常非常心疼。虽然我会看只有贱虫tag的,但是有时候难免还会踩雷😂然后在评论区也会看到铁和虫相关cp党,很难过地说,复联cp千千万,铁和虫只占一小半,每次看到粮都特别开心

我就很心疼那妹子,但我也好委屈啊

如果站在他们的角度,homecoming拼命发糖跟不要命似的,他们家越来越甜了,可盾铁还一把明晃晃的刀摆在那呢,哪怕同人再甜,哪怕所有同人没有一篇是刀,只要提起官方,就会泪声聚下

一千篇同人比不过官方让两角色的一句话啊,复联三盾铁不管是捅刀还是撒糖大家都会欢呼啊。队三真的让好多太太跳了all铁坑,冬【】铁坑,有的还去dd坑了(吐槽我的一个同学,本来站盾铁,看完队三就跑去dd了,你的立场呢(所以为什么我会队三入盾铁

他们家还很甜啊,我们家呢😭😭😭稍稍有点小委屈

不过每家cp都不容易,希望彼此都萌得幸福吧。


灵感是QQ空间看到的一个关于猫咪腻仔的说说。腻仔去了之后,那个po主和她朋友去一个什么地方玩,然后好像有个算命的叫住她问,说是不是最近家里有小动物去世了,po主说是,那个人说,它一直在保护你。

-

Steve养了一只猫,他叫它Tony。他会喂Tony甜甜圈和蓝莓干,他们会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他们会一起在午后的阳光下小憩,Steve会挠着猫咪毛茸茸的小下巴。他们在一起打发许多时光,蛮横地霸占彼此生命里的位置。

Steve与Tony相伴多年,最后Tony老死了。

Steve伤心了非常久,Peggy决定帮助Steve振作起来。这位善解人意的女性决定带自己的好友去教堂,那是一个最接近Tony灵魂的地方。但Peggy得装作是自己想去做祷告的样子,她知道Steve不愿与太多人分享Tony的死这件事,她要照顾到自己好友的心情。

于是在周天,Steve陪Peggy去教堂,经过一位老神父时,老人问问,你是不是最近家里有谁去世了?

Steve点点头。

神父说,它一直在保护着你。

Steve觉得晕乎乎的,霎那间难受的恶心潮水般涌来。他浑浑噩噩地走出教堂,思绪万千,没注意撞了个人。那人被撞了之后发出了很响亮的一声不雅发言——如果放在平时,Steve肯定会提醒他,watch your language——摇摇晃晃了许久抱怨道:“嘿,大家伙,你难道不看路?”

Steve只是转身,然后他顿住了,就好像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定在了原地,或许是Harry Potter里的什么魔法——他乱七八糟地想。

而Steve现在只想注视着那双好看的深褐色眼睛。

基督耶稣我的主,感谢您。

-

如果能写成正文就好了……那样还会写番外的……番外就是个彩蛋……

-

彩蛋。(比正文多系列

-

很久之后,当午后Tony趴在Steve家的沙发上摆弄他的Starkpad时,他的新晋男朋友朝他扬了扬下巴。

“怎么——?”

他拖长了调子故意缓慢地说,尾音懒懒散散地上扬。天哪,他在撒娇,对着Steve。不过SI的总裁只是撇撇嘴,把这想法卖力地踩下去——我对我男朋友撒娇当然理直气壮。

“每次到这个点我就会很想Tony。”

The Tony Stark翻了翻白眼:“你这样我总会以为你在说我。”

“我也很想你。”

“而我就站在你面前,甜心。”

“哇哦,”正在洗碗的Steve慢慢地笑了出来,“你在吃Tony的醋。”

“根本没有谁吃谁的醋,我也是Tony。你只准有一个Tony。”每当Steve提起他曾经的爱猫时,Tony就会很不自在,“你连第一次对我一见钟情都是因为——因为你曾经的猫。”

Steve摇摇头:“我也没跟Steve吃醋啊。”

“那是因为我家Steve也已经不在了,而我不常提他。”Tony抱着胸哼着,“那条蠢兮兮的大金毛。”

Steve洗完了碗,将刀叉碟碗一一放在镂空的铁槽上,擦了擦手,笑着走向了他的男朋友。

“那你要不要试试‘Tony服务’?”

“哇哦,专门给猫的,真期待。”Tony脸上写满了嘲讽,同时Steve还看到他缩瑟了一下。但在Steve坐上沙发时,他还是很自觉地把头枕上了自己男朋友的大腿,并且享受地闭上眼睛。

“舒服。人生还有比什么这个更有追求的吗……嗯?”

Steve的两只手开始轻轻地挠他耳根和下巴了,力道轻柔,指法柔和又有技巧。这很不妙,因为它们都还太敏感而且太习惯这双手的触感了——他还没恢复过来。不行,这一切真的太过了——

“——Meow。”难得安静的氛围里突兀地响起虚弱的一声。

Tony猛地睁开眼,只觉得Steve画过的肌肤都酥酥麻麻的,他想挣脱,可他对上了Steve那双近看了蓝还带着点绿的眼睛——

那双,充满了惊喜的眼睛。

好吧,SI总裁确实就独一无二与众不同。因为他有过那么一小小段谁也不会想到的奇怪经历。

例如,穿越到某只猫咪上并被他的铲屎官供了几年。

-fin-

对这个温柔的世界 我只想把操你妈唱得好听一点


不是我想站桃糖的,真的是RPS先动的手

爸爸和桃总俩人单独去喝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琳•艾徳勒咧开唇笑了。

“不,福尔摩斯,你根本没有心。”

-

想看大福的福和艾和华的修罗场……

说起来……大福里的福和艾很虐啊……福华也很虐啊……

大腐里的唐爸爸好色气


刚才突然看到XS……我觉得XS是真正的强强啊

是这样的,我只看过一遍家教,还是无cp党

摸一下XS只是兴致突发

实际上,我连人名都记不清了和设定,所以如果有什么口头禅和自称忘了,请告诉我,我会改的

虽然没人看,但是还是怕有谁闲得胃痛瞥一眼被辣到眼睛,所以还是说一下吧

-

今天的Varia一如既往,热闹又喧嚣,仿佛是什么大妈在挑萝卜的菜市。几个大男人凑在一起的效果就是这样,哪怕中间还混着一个gay里gay气的路斯利亚。

“你们振作点成不成!”

“不成。”

“me觉得没有必要——”

“今天是Boss生日啦,我们来搞个Party嘛!”

-

Xanxus看见客厅里横七竖八的一群人时是想把他们都杀了的。

“Boss生日快乐——”路斯利亚举起酒瓶拖长了音喊了句,贝尔和玛蒙哼唧了几声。

“me也祝Boss生日快乐——”弗兰学着路斯利亚的调子嘟囔了声,翻了个身,挤到了Squalo,惹得后者大声叫起来:“小屁孩,往旁边挪点!”

Xanxus感觉到暴怒,那股灼热的岩浆又在他腹中里汹汹翻滚,他想让哪个人见见血,随便哪个人都好——这群垃圾。

“Fuck you,Xanxus。”

他听到Squalo突兀地说。

-

操你妈写不下去了什么狗逼玩意本来只想写fuckyouXanxus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