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帥比

柴米油盐酱醋茶。

↑跳坑的人渣,严重cp洁癖。

蠢柒@独枝子 的绑定画手,她每写一万篇我会摸一张鱼给她的(我应该叫社会点,柒总(被打
蠢柒啥都好,除了年更这点以外。

日:佐鸣/双黑太中
欧美:HW福华(书/电影/电视剧)/BCMF拉郎/Stony盾铁(每个宇宙)/Wondersteve/Fitzsimmons
RPS:BCMF缺潮/桃糖

全部不拆不逆。
佐鸣是大本命。漩涡鸣人是底线。
我爱RDJ。

【盾铁】欢欣丘之后

2018.6.17
(ANAD第一刊大概在欢欣丘剧情前后+一点616内战*时间线混乱)=大杂烩宇宙
-
那是发生在今年冬天第一件的事。Sam正在拥挤的街道上慢走着,他歪着头用肩膀与耳朵夹住电话,腾出两只手来抱那只被塞满了的牛皮纸袋。Dounts的盒子冒出了一个角,还有几包Avengers包装的Doritos,没人会想知道里面还装进去了什么。
“你知道我在忙吧?”
“如果你把采购也叫做‘忙’,你明明知道我的好姑娘可以胜任的。”
“嘿!”他发出抗议,“你就是没法体会到普通人逛超市的乐趣。”
“但是我能感受到收购一栋楼的快感。”
“闭嘴,我不保证不让红翼去啄你。”Sam把一包快掉下去的Doritos抓了起来,“如果你还在对Steve打主意。”
“肤浅,幼稚,过期的芝士汉堡。”
“别说你没有。”
“……”
“……”
“我……”
“Stark,”Sam说,“你得为你自己道歉,你得当面,而不是拜托我。说实话,我都不确定我站在Steve面前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把我给丢出去。”
Tony在那边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哼哼声:“他才不会呢。”
“总之,一切都够了。现在我是美国队长,”Sam顿了一下,“我还得,训练那些新的复仇者。唉,就,上次新星和惊奇女士差点又把训练室给砸烂了。”
“他们从来都不是争强好胜又让人省心的家伙。但Miles是个可爱的天使。”
“他会乐意听到你当面夸他的。”Sam转过弯,“我已经到第五大道了。别打来了,你这个穷酸的亿万富翁。”
“上次和雷霆女神的吻怎么样?”
“闭嘴,Stark。”
-
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二件事,但此时Sam还完全没有察觉到不对。当新星飞过来的时候,差点把他给撞翻了。
“或许你得做一些方向练习。”
新星看起来心虚又不服气,年青人换了一只支撑的脚,语气刻意放得漫不经心:“……队长,你试过约会吗?”
Sam吹了个口哨。他或许是对两个年龄加起来超过一百五的男人们的感情问题毫无兴趣,但是,高中生。他现在正是那个导师角色。
“不错嘛,男孩。”Sam盯着新星,即使他看不清在头盔那颗大红星下——眼睛位置——男孩的神情,“我真为你骄傲。你对谁动心了?”
“不。不是。”男孩一口否认,然后发出尴尬的叹息,“我,只是……算了,什么事也没有。”
“也无关惊奇女士吗?”
“队长!”
“小子,这是你的事,我可管不着。”Sam思考了一下,想起威风凛凛的雷霆女神——或者卧在病床上的Jane Forest——说,“但是趁着还有机会,别让自己后悔好吗?Sam都是好样的。”
“好吧。”新星虚弱的说,“你知道Tony和Steve的事吗?”
Sam立马警觉了起来:“他们打了一架?”
“不,他们去中央公园……散步?但……我得走了。”
但是这绝对不寻常。
这件事已经给Sam打响了警铃。Steve最近心情算得上糟糕,并且,前美国队长十分烦躁,再碰上之前刚吵过架、惹怒他人十分有天赋的Stark,他们去了中央公园……散步。
但是Sam这时候仍然没有在意,他今天打算去医院看望Jane。在离开的时候他向Jarvis打了声招呼,老管家只是满脸疲惫地瞥了他一眼。
-
当这个冬天的第三件事发生的时候,Sam终于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他经过拐角的时候看到Miles和Kamala在兴奋地手舞足蹈。他才不想知道蜘蛛侠和惊奇女士在这里干什么,更不想知道新星会作何感想。
“嗨,女士先生们。”
“噢,Cap!”
“嘿!Cap!”
Kamala笑容满面地问道:“你知道钢铁侠和Steve Rogers在约会吗?”
“别这么说。虽然他们的确像父母(Dad and Mom)。”Miles难为情地阻止道,“她只是看到他们在中央公园喂鸽子罢了,Cap,别在意。”
“Rogers还替Stark擦掉了他嘴角的冰淇淋!”
“Balabalabala!”
“你就别信吧,”Kamala愤懑地说,“到时候惊掉下巴的人可不是我。Cap?你不说话了,吭声呀。”
Sam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思考了。他不是很理解现在的女生在想什么,但是——但是?
……又是中央公园?
拜托!
-
当这件事发生到第四件时,已经不是冬天了,而且Sam并不知道。
“Rogers指挥官?”
“别这么叫,拜托。”
“因为这个有点讽刺,你知道吧。”Bucky说,“Maria Hill以为她是个神呢。指挥官,啊哈。”
Steve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我真的是个老人家了,Buck,告诉我你最近在做什么。”
“实际来说,我也是个老头了。”Bucky把烙饼推给Steve,“还记得Hill之前向公众承诺的吗?”
“销毁魔方碎片。”
“她撒谎了。”
Steve神情冷了下来,但Bucky看到了他眼角的怒火:“嘿,Steve——”
“不可能!我亲眼看着她,而且我们还特地组织了一个科学团队——”
“事情已经发生了。”Bucky在嘴巴前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听着伙计,我才刚从外太空回来呢,谁知道地球上还有那么一大摊破事儿。Steve,你知道我的。你大可去调查看看吧,Hill当上局长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她和Fury都是老狐狸。”
“我得跟你一起去。”
“不,Steve,为你的名声考虑考虑。我不会带你去的——再说,你现在只会拖我后腿,老人家。”
贝弗餐厅外头的风声变大了,Bucky盘里的烙饼还剩下一半,他站了起来。Steve扶着椅背起身,Bucky已经消失在餐馆的另一头了。
“打扰一下,老人家?标牌上说的是真的吗,这个地方真的有世界上最好的烙饼吗?因为我最爱烙饼了。”
他仰头,Maria Hill站在军用机上喊道,他没法做到不瞪她。
“他告诉你了。”Hill说。
-
Sam碰到了Bucky,就在欢欣丘的托儿所里——他得说,有点尴尬,真的有点尴尬。他以为对方还在外太空里呢。
“放轻松,Sam,我没有恶意。跟外星人打过交道,这句话简直就跟见面礼似的。”
“Bucky,你吓到我了。”Sam放下拳头,“Kobik,魔方碎片,欢欣丘,你知道吧?”
“通过一些高端设备。”
“我是从低语者那里知道的。”Sam烦躁地揉揉眉心,“我希望神盾能消停一会。”
“我倒是希望地球能消停一会。”Bucky说,“我来之前Hill应该带走了Steve,他也会来的。”
Sam讲了一下,撇撇嘴:“你知道他不会给我好脸色,就像Stark——”
哦,操,中央公园。他为什么要想起那个。
Bucky好奇地看着他突然转变的脸色,安抚地用手肘撞了一下:“没事的,你知道Steve。虽然他不一定认同你的做法,但他一定会尊重你。”
确实如Bucky所说——这正是几代美国队长的关系。Steve Rogers尊重他,而他也因尊重才接过美国队长的盾牌。Bucky也是一样,在Steve死亡期间穿上了那套制服。
所以,当他们突破重重肉墙破窗而入时,Sam看着恢复血清的Steve Rogers停下了脚步。“哇哦,正是时候。”他听到Bucky在旁边小小地惊叹着。
Steve拿着盾牌笑着:“回来的感觉很棒。”
-
“Steve。”
Steve Rogers坐在床边,正用布条缠着他的手:“怎么啦,Sam?”
“等等,你不能去训练室,也不能去打沙袋。你知道你现在的状况的。你还需要检查。”
Steve垂下手,平静地看着他:“我只是……快说吧,有什么事吗?我听Stark说最近你们可不闲着,你和Thor还好吗?”
“Stark是个混蛋。”
Steve难得地笑起来:“这点我们都知道。”
“这很不妙,老兄。”Sam摇摇头,“有时候我在想血清或许是你的开心魔法之类的?你只要失去它就板着张脸。”
“这是我的责任,Sam。”Steve又开始缠手,Sam能看到他金色的发旋,“从未有过总比得而复失好。当我变成普通人,我是一九四零年代的Steve Rogers,我眼睁睁看着士兵在我面前无意义地死去。而我连活下去都很费力。”
Sam挑着眉,手里把玩着复仇者卡片,拍了拍Steve的肩膀:“老兄,不论有没有血清,你就是你。”
“谢谢你。”Steve郑重地说,将手上的布条拉紧打结,“你有什么事吗?抱歉,光顾着说我。”
“放轻松点(Easy,boy)。你和Stark怎么样?”
Steve扬起眉毛。
“我是说,你看,你们前不久见面才吵了一架。”Sam解释道,“然后没过几天,Stark打电话给我,说他想道歉。这已经很诡异了,然后又过了一星期,我连续听到两个人告诉我你和Stark在一起,两次都是中央公园,认真的?”
“你觉得中央公园不合适?”
“这根本就是扯淡。”Sam说,“首先,Stark要和你道歉本来就奇怪。其次,你们和好的太快了,还是说你们没有和好?但是,见鬼的中央公园,我觉得即使与队友和好也不用去那儿。”
“如果不是队友呢?”Steve说。
“哈,我就知道你们还没和好,Steve……等等。”Sam一脸见鬼的表情,“你说什么?
Steve又笑起来了,眉毛舒展开来,蓝色的眼睛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他语调轻快地说:“Sam,别担心,我们很好。就,请别担心。”
这是发生的第五件事,Sam感到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
“有一瞬间——一瞬间,我被Kobik同化在欢欣丘里了,多亏了罗刹,那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
“你被丢在里面了?什么身份?”
“脸还是这张脸,胡子仍然帅气。”Tony懒洋洋地说,把面包掰成块,白鸽的喙探了过来,“但是我变成了一个汽车修理工,Miles还是我的助手。”
“Kobik的心智还是孩子。”Steve温和地看着白鸽琢弄Tony的指尖,“那么那是你想的吗?当个普通人,开个汽车修理厂?”
Tony扭头看他,把眼镜摘了一半看他:“第一,Stark永远不会是个普通人。”
“第二,我不会雇童工。”
“说得好像Miles,Kamala,Sam现在不是复仇者一样。”
“天啊Steve,你学坏了。”Tony瘫倒在椅背上,白鸽扑棱着翅膀飞走了,Steve的手小心翼翼地覆上他刚才被白鸽琢过的地方,轻揉地摩挲着。Tony僵了下身子,扭过头去看他。现在的Steve——年轻,壮实,英气逼人;金发是傍晚的天空,眼睛是清晨的大海,脸庞是赫菲斯托斯的神作。他活着,如此富有生气。
他反握住Steve的手,力道大得让他发疼。Steve凝视着他,俯身摘掉了他的眼镜。
“……你在欢欣丘,看到了什么……?”Tony气息不稳地问,声音小得像喃喃自语,但超级士兵不会漏掉这个的。
“'我没有被同化。我之前还是个皱巴巴的老头呢,记得吗?”
“我可不会因为那个就不爱你。”
操。
糟了糟了糟了。Tony Stark总会搞砸一切事情,对不?他就不该抱有什么侥幸、期待,哪怕他和Steve鼻尖的距离只剩下几厘米,哪怕他的皮肤感受到Steve的气息起了鸡皮疙瘩,哪怕在欢欣丘他们一句话也没说——哪怕Steve跟他说他们已经握手言和,但是,内战里杀了Steve的是Tony而他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
Tony太早放下戒心了,因为对方是Steve。就因为对方是Steve,他才会不小心说出来……
Steve主动吻上了他。
超级士兵尽职尽责地发挥他惊人的肺活量将那个纯洁的吻进行着,Tony闭上眼睛很快地回应了他,手磨磨蹭蹭地勾住他的后颈。Steve的嘴唇没有起皮,他总是保持每天好几杯水,他的下唇比较薄,每次吃吐司时会沾上果酱——Tony头皮发麻,他现在才意识到他多么渴望这个,他关注着那个男人,一直都(Always)。他总是怕Steve又被哪里冲出来的一支箭刺穿心脏,可Steve就在这里。
Steve离开了他的嘴唇。Tony睁开眼,看到那双蓝眼睛沉淀了太多太多的爱意,犹如陈年酒酿,现在就是它溢出来的时候了。
“我想……你也该知道……我爱你。”Steve深呼吸着,“太久太久了。”
风来了。白鸽扑腾着翅膀盘旋而上,湖上漾起涟漪,零星树叶被卷落,Tony把十指塞进了Steve的指间。
-
“所以你确实想当个普通人哈?”
“‘想’和‘能’不算一回事儿,普通人连买我工作间的一个螺丝帽都不够。”
“别这样。如果你真的是汽车修理厂的老板,那我就得当隔壁Bixby太太的房客。”
“为什么?”
“等着帮Bixby太太的房顶刷漆时对你一见钟情?”

-Fin-

-彩蛋1-
“Bucky。你说过,不论如何队长会尊重我的。”
“没错?”
“这种尊重是双向的。”
“我知道?”
“我在林肯纪念碑广场跑步,那儿是华盛顿。”
“虽然现在你在曼哈顿。”
“但是队长和Stark现在天天去那里晨跑。”
“……我猜是Stark飞过去的。”
“他现在和Stark一起跑比我还慢。”
“……”
“尊重?”

靠。我是反水了吗(捂脸

久违捡起双黑来写……………………
……………………写到一半想写盾铁
🙃🙃🙃
敲 我觉得我到现在 还是对太宰的把握没有感觉…………写着觉得怎么这么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对中也也感觉很慌,感觉双黑整一个欧欧西出天际
越久越觉得双黑这种强强就该互攻(/;︵;\)可是只接受得了互攻提及接受不了直接描写
(而且仍然对tag有cp洁癖 淦 我是个傻逼

“那好吧,可你要怎么报答我呢?”男人大声说,深色的头发在晚风中轻柔地舞着。
他想了想,伸出三根指甲整齐漂亮的指头说:“波尔多红,钥匙,指甲刀。你想要哪一个?”
男人眨了眨眼:“最前面的那个尚可理解,最后两个又是什么呢?”
“波尔多红,它是我只身一人多夜晚里最钟情的美人。”他说,“钥匙是我家的钥匙。至于指甲刀,我习惯在下午三点修剪指甲。”
“可你修得足够好看,若是让拙笨的我修坏了你的指甲,那可太碍事了。”
“完全不介意。你介意吗?”
太宰治大笑出声。
“完全不介意。但我还是勉为其难决定从波尔多红开始追求你吧。”

下次她妈我再不复习语文我是狗
气炸了早知道这样

看完复联三了
然后漫威我cnm

周日看了唐人街探案一 因为听说二很好看
今天突然想起来阿葬写过秦风相关
因为没看过 只看过阿葬写过的文,一直以为秦风是个结巴的,比较朴实的,胡子拉碴,有点颓很老实,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今天偷偷跑去重温了,又看了看她其它文字
啊……
反正就是很想叹息。
我无法描述她文字的魅力,今天新想到了一个词,或许是历史的韵感吧。
每次看完总感觉很忧伤

小排球,真的,救人一命水火之中。

有时候我看着日历里的年份会突然感到恐慌,我是怎么来到今年的?我活过了多少年?我会惊慌失措,今年真的是“2018”吗?那为什么我的记忆还停留在“2013”?
——《2013》

现在想想几年前那个一有空闲就立马抓起手机高高兴兴码字更新的我实在太不可思议,现在连时间都没有了,再也想象不到那种悠闲上午唐在手机里码字看漫画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