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帥比

柴米油盐酱醋茶。

↑跳坑的人渣,严重cp洁癖。

蠢柒@独枝子 的绑定画手,她每写一万篇我会摸一张鱼给她的(我应该叫社会点,柒总(被打
蠢柒啥都好,除了年更这点以外

吃的cp大部分不拆不逆(拆逆天雷)
佐鸣是大本命 漩涡鸣人是底线
我爱RDJ

帝韦伯虽真的……是真的……(微微颤抖的双手.jpg


关于我为什么又时隔几年吃下了fate安利

我陪基友去看了hf2

我:好多剧情没看懂,fate的设定我从来没搞懂过,心痒痒。而且我站士剑,身为cp洁癖看hf有一种微妙的cp拆感(但是祝福hf线的士樱!!第三部一定要h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就很想看呆毛线。(我对于fate的了解只有一共有三条线,呆毛凛樱,但是三条线的名字什么的全都不清楚,即使我已经看过了两遍百科)

所以百度来一下,终于搞懂了一些。

b站搜了搜,阿b有个fate导视栏,列了下时间线和什么线,搞懂了点fsn系列和fz,但什么fsf,fe,fa,ccc,只知道有些是平行世界其他完全还没懂……

说来。其实我最先补的是卫宫饭。

我实在好无聊,感觉fate正篇太严肃太无聊(以前看过一点点点点点点)。后来卫宫饭看完了,实在想吸人物们,但只想看日常,看了一点点嘉年华,感觉还不够。就去看了06的fsn,也就是saber线,对我就是冲着士剑去的。

……但是吧,我真的不是嫌弃画风的人真的,我画风接受度极高,但是吧……由奢入俭难……。都已经给我看过了现在都这个画风,再让我看06版的……还算能适应,但是士郎的脸我真的输了……而且毕竟是十多年前的番,那时的潮流和现在都潮流不大一样,性格的塑造也有点微妙的改变,总之,也感觉像在看平行世界(苦笑)虽然一定程度上没说错吧……

总之士剑线看了几集没看下去,就去补了fz,其实hf1我补了一点点点点还是没看下去,当时强迫症心理想按顺序+有点抗拒新事物,所以到现在还没补,ubw线又听说很无聊,fz就成了我第一目标。

看完之后,真的,他妈的,神啊。老虚求你你做个人吧。

每个人都塑造得很好有血有肉,我真的最最最最最喜欢帝韦伯这组了,说真的,我很早之前没入坑的时候,几年前可能是fgo刚出不久,有列表跟我说她肝疼我说你在干嘛,她说刷fgo的材料一直不出啊,她跟我说她真的迷大帝王菲,我当时还蛮奇怪的。感觉这俩人……嗯,体型差好大啊。

曾经说的话都是现在打在脸上的巴掌。真香。帝韦伯赛高,我是帝韦伯的狗,神仙爱情。因为我一开始就怀着对帝韦伯“居然有人磕这对啊真神奇”的心理很客观地在看,但是这对的互动也太可爱了,后面无尽之海是我哭得最大声的一集……再加上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一直鞭尸大帝……我他么泪都流光了,放过我吧……。因为各种原因,我憋了好久终于开始看二世事件簿,畅快啊,想把小说买来读了,二世真好,我可以,他怎么那么可爱,不论哪个时间线我都可!!!浪川大辅这个神仙我虽然从以前到现在都佩服但我还是要夸他,夸无数次,我每次听到二世沉稳的声线有时候不自觉一晃少年韦伯音就跑出来了我就兴奋到以头抢地,浪川真省钱不同年龄都不用请两个cv!!!(不)

对,然后我成了帝韦伯的狗,我听说凛是二世的弟子并且ubw是他指导凛去的……??ubw会有二世吗,会吗??会提到吗??woc我好兴奋啊我想补了。

我不想看ubw的一部分原因是,我站士剑,弓凛,我不把士郎和红A看做同一个人。所以ubw…可以算是…把我两对都拆了……?(但是ubw好像也有很多弓凛啊哭了(啊凛真好,我可以

说了那么多其实只是在痴汉,几乎每入一个坑我都会这么总结一次……

最后宣布,韦伯维尔维特,我爱你!!!!!!!!!!!!!!!!!

呜呜呜fgo什么时候复刻孔明虽然我不觉得我能抽到呜呜呜


那个红色的背影是他多少年来的噩梦


我明人不说暗话,也不别扭了,我是颜狗,梅林真他妈好看


相声组那个朗读饥渴推文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果然这俩人放在一起我就能开心,包那个wink太撩了还有那句我最喜欢腰果,你是怎么从话废变得这么色气的啊💦
(Ps:看过马克叔版的,马克叔的反应实在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耳根都红了一直捂脸超级害羞,他是什么宇宙级别的大可爱啊!!!!

为什么bl都同人越看越饱,bg的却越看越饿呢……


站了士剑和弓凛

(这什么,我ntr我自己?(xx


完了,白正已经冷到我竟然看到逆的肉都觉得香(。

主要是,白花花不论是攻气还是受气的表情都合适,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色气(。


有个老先生,住我家隔壁。

别人都是一遇下雨天就回家宅着,就他,每逢下雨天都拿着伞出门。那伞是七匹狼的日晒遮雨双用伞,桃红的那个。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每次听到那雷滚滚的声音,眉梢都要飞起来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我弟看见新的假面骑士似的。

老先生会写诗,我不清楚有没有出版过,他曾送到我家一个册子,都是他打印的自己的诗。起因是我在等电梯,他向我搭话,谈到他自己写诗。可以看出他是个很有文化的人,但是我当时上小学几年级而已,屁点大,出于礼貌我嗯嗯啊啊答应了,他就送来了。我有点惊讶,带着一丝丝欣喜,令人遗憾的是那丝欣喜不是为了能欣赏诗集,而是为了我仿佛接触到了一位诗人这样名利的事。他的诗我或许看过了,或许没看过,是看了一点点,但具体有没有看完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诗册下场凄凉,似乎被奶奶用来擦了倒掉的汤或水或茶,也可能是被用来垫桌角,或者吃饭时放骨头了。只记得我阻止过奶奶,但奶奶说这有什么用呢!我当时觉得老先生还会来取的,不该糟蹋人家的东西,这是人家借给我的。更何况,这是诗啊,这是他脑袋里世界独一无二的灵感,是他的心血,是他的笔墨。我想到那愈发难过,但阻止不了奶奶,最后巨大的愧疚把我淹没了。

我不记得后来老先生有没有问过我看没看他的诗了,如果这件事不是我的梦,是真实发生的话,我好像是没敢看他眼睛,说我看了。


……到假面骑士之前都是想象杜撰。之后的全是真人真事。老先生姓万,是我以前那个家的邻居,现在已经见不到了。他很热心,说话总很有激情,每次遇见几乎总会调侃我小时候跟他说的关于我妈的气话。他妻子貌似白天和下午都会出去锻炼,总能看见她妻子穿运动装背着球拍,是话不多但总微微笑着的一个人,眼神不能说是慈祥,有种淡泊和柔和。

写着写着突然想起他,就没法控制了。我记得以前还百度过万老爷爷的名字,竟然还真搜出来上过报纸,诗就不得而知了……但我如今打开百度,发现已经连他全名都忘了。就连他到底有没有出版诗也不清楚了。


现实和电影的区别往往就是是否有奇迹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