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帥比

柴米油盐酱醋茶。

↑跳坑的人渣,严重cp洁癖。

蠢柒@独枝子 的绑定画手,她每写一万篇我会摸一张鱼给她的(我应该叫社会点,柒总(被打
蠢柒啥都好,除了年更这点以外。

日:佐鸣/双黑太中
欧美:HW福华(书/电影/电视剧)/BCMF拉郎/Stony盾铁(每个宇宙)/Wondersteve/Fitzsimmons
RPS:BCMF缺潮/桃糖

全部不拆不逆。
佐鸣是大本命。漩涡鸣人是底线。
我爱RDJ。

在整理以前码的字……如果说我发出来的文是一个小山丘……那我没发出来的就是珠穆朗玛峰……(。

我觉得写这篇瑞花的时候真的就是我文笔巅峰了……比现在不知道好多少倍,然而还是很蹩脚(。)我实在太喜欢佐鸣那个写我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的太太了,那个文笔至今还是文心目中的白月光……那段时间也一直在尽力贴近模仿……但是随着慢慢入别的坑我的文笔一路下滑(。)佐鸣使我优秀(bu

节选。

茶壶高提,细水长流。茶香迷眼,余味清苦。

指尖微颤。肝肠寸断,其中的滋味道不得。醇和与甘苦参杂其中,纷纷扰扰,却是心静之至。

夏季实在是容易犯困的季节。他摇摇扇子。

淡话无妨,只因一杯酒,诉尽苦闷怅惘。他想,那人说,阿瑞斯,你我此生再不相见。以兄弟之称干了这杯酒。

对面的人执杯饮下,干脆利落。饮尽罹难,饮尽恨别,饮尽此生。不论是那年木窗前清明的梨霜还是当年荒原上呼啸的秋风,往事成歌,淡于风中,一笑而过。

阿瑞斯放下酒杯,才说,好。

往事若能佐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将醒未醒间,又闻故人叹。短促的一声,道尽从前色调明朗的儿时,然后是无休无止的戎马生涯。战战杀杀,半生皆在沙场上大展辉煌,手起刀落间凌厉的剑风呼啸而过虎虎生威。

-

十指拢紧。双手合掌。

祈祷的姿态。

你其实像极他。他点了盏灯,烛火明明灭灭摇曳不定,似是随时会熄去。

我,像父亲?

我一时愣着。我是厌极了父亲的性子的,那样脾性不好的犟脾气,我,竟像他?

休奇奎策尔见我这幅模样,噗嗤一声笑出来,边对我招招手说,来。

我皱眉走过去。他伸出修长的指,指腹在我眉眼上方隔空细细描摹着,像是在画画儿。

他说,你父亲与你母亲,可安好呀?

我眨眨眼。母亲?我没有母亲。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眸子染上惊愕与呆滞。半晌无言。

休奇奎策尔?

他只是托起我的手细细摩挲。他说,你虎口处有薄茧。

(我说)那是练剑练的。

他低低笑起来,无法抑制地颤抖着肩膀,笑得我心里发毛。

他说,你父亲……讲信用。你可要学他。

我不说话。

他说,你替我给他道个歉。

我抬眸,怎么?

“我违约了。”

评论

热度(2)